<track id="nv9p5"></track>
<track id="nv9p5"><meter id="nv9p5"></meter></track><sub id="nv9p5"><meter id="nv9p5"></meter></sub>

      三峡文化的执着守望者
      ——记三峡之子,新闻、文学“两栖人”向求纬
      2018-12-26 16:44:38
      来源:三峡都市报
      字号:

      2016年12月向求纬(右一)在白帝城采访艺术家

      向求纬近照

      □ 万文程 文/图

      在巴山的土壤中“谣”过岁月

      在位于长江三峡地区的万州,喜欢读书看报的人也许都还记得起那首诗歌《喊海谣》:——“唱惯巴山喊山调,如今唱支喊海谣,长声悠悠向东飞哟,山歌绵绵海涨潮。哟嗬嗬——,哟嗬嗬——,海涨潮,海涨潮……”

      那是三峡之子向求纬到城口落户后,于1979年发表在《诗刊》纪念建国30周年专刊上的一首诗,后来还得了奖。也就是说向求纬一开始就把他的“根”扎在大巴山区厚实的泥土里,扎在现实生活不竭的源泉中写新闻报道,创作文学作品,勤学苦练,孜孜不倦,而且有了一些收获。他后来陆续创作整理的那几个“谣?#34180;?#24403;归谣》《探亲谣》《茶山谣》《采歌谣》《哭嫁歌谣》《红军歌谣》……一?#21271;?#24456;多读者所津津乐道。他到城口插队落户,后来一直在那里待了20年,当初下乡时一个有点令人啼笑皆非的原因竟是因为城口有一张《城口报》,他去了好为它写稿,好让笔墨变成铅字。他对新闻写作对文学创作的初衷与痴迷程度可见一斑。他认为越是艰苦僻远的地?#30342;?#33021;?#22303;?#20154;,越能给作者提供新鲜的、新奇的写作素材和创作灵?#23567;?#24403;时大巴山的山歌谣曲犹如一根美妙的红线连缀着他艰?#21996;?#32047;却又劲头十足的山区生活。你想想:山高林密,人迹罕到,身背弯刀葛藤、腿缠绑腿、脚蹬蔴草鞋进老林砍柴挖药,毫无顾忌尽其所能放开嗓子啊嗬连天地连吼带唱,无人干涉无人指责无人品评无人欣赏,那份痛快淋漓歇斯底里透肠?#32451;闻?#22825;哇地的感觉(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生活和创作的最适宜的状态),怎能不吼出写下几件打动人的东西来!他写了一首《解放军宣传队进山来》的诗歌,民歌风格,五六十行,刊登在当时极难登上的《解放军报》副刊上,还给配了副插图。当时有支解放军伐木队在巴山伐木,巴山中学的学生拿报纸给他们看,跟他们说:“叔叔看看,这是我们向?#40092;Γ?#24403;时他在中学代课)写的你们解放军呢!”解放军说,去去去,别乱吹,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得很,能干人怎么会跑到这大山里来呢!急得那些学生直想哭。

      在大巴山区的20年时间里,他除了创作文学作品,还采写了很多新闻稿件,较为及时地报道了山区的一些新闻人物和事件。城口山高路远,交通不便,他便充当了省级地区?#37117;?#23478;报刊的编外?#30333;?#22320;记者?#20445;?#37319;写发送稿件。城口左岚乡老赤卫队?#32972;?#33391;魁,1960年曾到毛主席家里作客。每年“八一”建军节,成都军区、万县军分区都?#35760;?#21521;求纬前去采访他,写作专访或署名文章。后来向求纬和这位老人建立了很深的感情,陈良魁逝世后的万人追?#30475;?#20250;上,向求纬代表其?#23376;?#33268;?#30475;省?#21521;求纬在采写城口土特产——生漆的过程中,将其特点归纳概括为几句歌谣:“银浆清如油,照见美人头,摇起虎斑色,牵起钓鱼?#24120;?#21619;香肯抓木,?#36879;?#21448;防朽。”后来这成为城口大木漆出口远销的商标表述语。

      向求纬多年来都被评为《城口报》《万县日报》《四川农村报》的优秀通讯员,他的诗文作品也曾多?#20301;?#22870;。有人说,他把大巴山的方方面面写完了,别人没写的了。又有人说,多亏他这个“笔杆子?#20445;?#20351;“城口县”这3个字提高了知名度。

      而我们这位业余作者,业余作家,在那里用去了他18岁到38岁的20年时光……

      在峡江的山水间辛勤采撷

      如果说向求纬在大巴山区采访写作还都是“业余?#20445;?#36824;都是凭着兴趣和爱好的话,那么他1985年被调到万县日报作编辑记者,就算是开始了他的专业记者生涯。那年他38岁。他处理文化方面的稿件,编辑文艺副刊,搞得有声有色,生机盎然。他编发了很多颇有分量的稿件,发现、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业余作者和通讯员。他领衔主编的《文化生活版》《科技教育版》,紧扣时代脉搏,紧贴群众生活,反?#30196;?#27835;文化生活中的大事件,在当时读者群中引起很大反响,时隔多年还有人在提起那两个红绿版。

      ?#27426;?#20182;更感兴趣的还是尽量挤时间深入三峡深处,扎进生活底层,去采写一些典型人物和重大事件的报道。三峡工程兴建、三峡移民搬迁、全国对口支援、三峡环?#28526;?#25252;、三峡文化传?#23567;?#19977;峡文物抢救、三峡典型人物凡人小事……凡此种种,尽入编辑部和向求纬的“法眼?#20445;?#20182;为此不遗余力,日夜辛劳。大凡不通公?#26041;?#36890;不便的地方,采访格外艰苦的地方,总是他自告奋勇报名前去,有时一去就是十天半月,跋山涉水,历经艰辛。他采写的长篇通讯《三峡移民大预演》,在《光明日报》整版刊载,还被新华社作为通稿编发。他为了采写长篇通讯《三峡文物大清点》和《三峡文物沉浮录》,跟着各地文物保护工作者走遍了巫山、奉节、云阳、万州、忠县等地的地上文物景点和地下遗址发掘点,亲睹文物考古工作人员一次一次考证,一点一点发掘,一寸一寸修复,体味他们的艰辛,考量文物保护的重要性和紧迫性,采写有价值有分量的典型报道。他采写环保题材的重点报道《只有一块三峡库区》时,除了在长江沿线采访搜集思?#36857;?#20182;还深入到长江支流大宁?#21360;?#26757;溪?#21360;?#28558;溪?#21360;⑻老印?#33486;溪?#21360;?#20044;江等地采访,深入到企业、乡村、农户,去感受现场氛围,获取第一手资料,抓取“活鱼?#34180;?#26377;一年他在江河交汇处的小江采访漂浮物清理,多大的太阳,他执意上船,和环保工人一起打捞。太阳晒得他?#39038;?#22016;嗒的,捞着捞着又要掏出本子作记?#36857;?#25630;得他手忙脚乱的。眼见这位采访写稿子“下得颇”的记者,在场的人?#35760;?#36215;了大拇指。

      向求纬是个走到哪里都想有所独特发现的“有心人?#34180;?#20182;在大山大峡大江大湖采?#38376;?#24471;多了,也就是说摆在面上的大题材写得多了,训练培养了他从细微处发?#25191;?#20449;息的能力。?#20889;?#20182;到云阳采访,听说江口镇在河边围河造地建新城,他便前去江口。他发现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乡镇改造荒滩增加土地的问题,这事和整个三峡建设联系起来衡量,极有普遍性和代表性。三峡蓄水,有多少回水末端?有多少消落带?这样的地?#30342;?#26679;改造利用?怎样使其发挥更大效益?于是他写了篇《三峡库区——回水末端造土地》的报道。他这样写道:

      “三峡蓄水,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,?#27426;?#19968;个同样应该引人注目的‘细节’却往往被人忽视:三峡库区那些数不尽的潮涨潮落的回潮尾水,似无数条任性的顽童的‘舌头’,舔噬着一寸一寸、一尺一尺、一丈一丈原本就披?#20063;?#40784;的土地,河岸的土地,?#29369;?#30340;土地,零星的土地,瘦薄的土地,争分夺秒抢季节种点庄稼或是搭个工棚的土地,种一季算一季的土地……唉,加在一起可不是个小数目啊,那些土地怎样抢救?环境怎样保护?怎样利用?怎样开发?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学问,抑或是成了我们一时拣不进‘篮子’,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大问题。”

      江口的这篇报道,引起了有关领导和社会的关注,时任万县市委书记的陈光国叫上向求纬,亲自到云阳江口视察。他对江口镇因地制宜改造荒滩围河造地的做法很感兴趣,还对规划在河边的江口新镇建设作了指?#23613;?#20182;握着这位记者的手说:“求纬,你做了一件好事!”

      作为记者和作家的“两栖人?#20445;?#21521;求纬如今已年过古稀。?#27426;?#20182;写作的热情不减,观察事物思考问题的智力不衰,他没把?#32422;?#24403;“老年人?#20445;?#27809;把?#32422;?#24403;社会生活的“局外人?#20445;?#20182;还在观察,还在思?#36857;?#36824;在采访,还在写作,而且作品连连,佳构?#27426;稀?#20182;最近四五年每年都为三峡国?#20107;?#28216;节、对口支援洽谈会、万州区运动会等活动撰写文艺节目解说?#30465;?017年被中央新影国际文化传媒总导演杨书华请到北京,担任7集大?#22270;?#24405;片《新三峡》的总撰稿和文学顾?#30465;?#20182;创作的长篇散文《巴山?#29616;?#38738;》2017年荣获万州文艺奖和重庆文学奖,已被央视导演买断版权,即将拍成电?#21834;?#20182;目前正在写作20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?#38431;?#36828;的绿洲》,追寻一位优秀人民教师的成长轨迹……

      我们有理由期待向求纬如他所说:“争取每年给读者一个小惊喜?#34180;?/p>

      编辑: 黄明安
      上海快三开奖走势图

      <track id="nv9p5"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nv9p5"><meter id="nv9p5"></meter></track><sub id="nv9p5"><meter id="nv9p5"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<track id="nv9p5"></track>
          <track id="nv9p5"><meter id="nv9p5"></meter></track><sub id="nv9p5"><meter id="nv9p5"></meter></sub>